Wednesday, November 16, 2016

政府叫你吃屎。

如果纳吉说大便是香的,我想马来西亚的国阵国会议员就会抢着去吃大便。
如果中共习总说大便是香,除了整个政府要吃大便,民间专家也要推出《101大便菜肴》,《101个吃大便让你变健康》等等的书。。。
在民主和法制健全的美国,由不得你一个总统为所欲为,只手遮天,担心什么?
民主的可贵之处,不是如何去选一个未知的 “好人”,而是可以让已知的烂人下台,正法!单单这一点,我们就羡慕到流口水了。
民主的好处是通过全民参与政治,提高政治醒觉。要集体选择,就要懂得容得下集体犯错,然后集体被教训,集体成长。
民主的政府告诉你要关心政治。不民主的政府只会告诉你努力赚钱,努力读书,不要过问政治,不要怀疑我有没有贪污。
如果你喜欢被管,如果你认为可以自由赚大钱挥霍就是幸福快乐。如果你不介意甚至乐意别人为你吃屎,我尊敬您务实的选择。可是如果你是跟着去吃大便的哪一个,那就很可悲。所以,你最好一辈子都相信大便是香的。

Friday, November 4, 2016

小偷啊吉


小偷啊吉:“老板,坦白说车是偷老爸的,现在便宜5千卖给你,我急着用钱。”
二手货收购商啊中:“哦!那是你家事,我开你3千。”
啊吉:“3千不够还债啊!”
啊中:“这样吧!我先给你3千,另外2千分10个月给。条件是你必须把家里钥匙给我,我会在你做什么你不得过问。“
啊吉:“诶,这个吗。。。。。。“
啊中:“你听好,只有我能帮你。隔壁家啊美的孩子都是医生律师,收购贼赃会有很大的压力。况且人家跟你老爸还是好朋友。”
啊吉:“你跟我老爸也是好友,那么你会举报我吗?”
啊中:“都跟你说了,我做生意的原则是不干涉他人内政,讲究和平共处,和平赚钱。你看黑人多开心跟我做生意,人家要买枪射自己人是人家的事。这个叫务实!!懂了吗?”
啊吉:“谢谢您。趁这机会,我也想弄清楚,就是那个。。。你跟我妈 - 啊华,好像也有亲戚关系,如果我打老妈你不插手可以吗?”
啊中:“这是什么话?你都打了你老妈几十年了,这事人人都知道,我有插过手吗?”
啊吉:“说的也是。可是还有一个问题。就是你家大厅那个传说有5千年历史的”礼仪廉耻“4个大字。我看了也有很大压力,哪里知道有一天你会良心发现然后。。。”
啊中:“拜托哪个是来骗小孩子的!你这个人真是罗嗦,赶快车跟家钥匙拿来!滚一边去!!”
啊吉:“遵命。。。“

Thursday, November 3, 2016

当您想到要补鞋子时,您是不是先想到距离你家最近的补鞋匠?有谁会想要来到这个塞车的地方,再花上的两个小时的时间等待。把所有的补鞋匠集中在一起,是一个很聪明的想法。这样做只方便了市议会 到最后大家都没有生意还不是回到原来的五脚基?华而不实的计划,北市局最厉害,就像那个电灯柱上的LCD广告牌.最重要的是某某人得到了”康头“。以后,就让给流浪汉住吧!

Wednesday, November 2, 2016

如果十一月,以上这位仁兄真的成为了美国总统。请大家不必因此而对民主制度失望。
民主的宝贵之处,不是如何可以选到对的人。 民主的宝贵之处,是可以让错的人下台。
毕竟还没上台的人,你要如何去判断对与错呢?
看看马来西亚,连一个全世界都知道的小偷,都无法让他下台。这样的为伪民主,实在令人丢脸。


中国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跟怎么样的人握手,和在做怎么样的“交易”。正义,如果是等待美国人在地上画上红线,来告诉你标准在哪里。我想给你中国多一千年,也休想成为真正受人尊敬的强国。

Tuesday, October 25, 2016

统考,应该关门还是开门?

电影《Train to Busan》里,没受病毒感染的车厢,人们把门紧紧关起来。自私自利把健康的其他人拒绝在外(当然最后都没有好下场)。
这让人想起最近又闹起来的旧课题 - 关中统考。拒绝的人依然没有收手,甚至要闹上法庭不让学生考试!美其名是要保护统考,就像火车厢了的人们一样,关起门来贪生怕死。
一个民族,一个社会,一个种族,要如何可以壮大?不是看你如何关起门来保护城里的人,而是看你如何用开放的胸怀和视野去接受多元,胆量和自信去磨合各种文化,语言和宗教。
有孩子要考统考,究竟应该开门还是关门?(淡到这里,我已经退很多步,假设让关中考试真的会危害其他独中,可是你会发觉到,仍然找不到理由去支持反对派)。
关起门来,独中只会也办也窄。华社常常嘲笑巫统马来人的关门保护政策让人变笨,也嘲笑回教的保守让人走极端。可是看见一部分的华裔主张统考关门政策时,我们还笑得出吗?

Wednesday, August 10, 2016

选贤与能?


我们都痛恨那些在种族主义保护下,吃尽公共领域资源,可是工作效率低,懒散的人。所以我们协力呐喊 ,政府必须“唯才是用,选贤与能”。我们似乎一致认同改变的对象是某族人,可能是文化,也许是宗教,或许的思维,更有可能是无法改变的基因。
可是今天来到了砂拉越的区域主义,为什么站在我们这边,同种同文化的人会忽然忘了原则?现在很多人终于了解,换政府不成,和反对阵营的低劣素质相关。是否那么多年来,我们想要改变的方向和针对目标都是错误的?